头条logo
公告:

热点舆情解析:步长制药的舆情危机与事件背后的“连锁”困境

舆情概述

  650万美元“买”进斯坦福

  据媒体报道,3月12日,美国司法部起诉演艺明星、企业高管等数十名家长,指认他们向招生顾问威廉·辛格行贿,帮助子女考试作弊、冒充体育特长生进入知名高等学府。该案涉及耶鲁、斯坦福等多所名校,所涉赃款合计数千万美元。

  4月26日,华尔街日报披露更多美国高校入学弊案细节。行贿金额最多的是2个中国家庭,一个支付650万美元,还有一个支付120万美元将女儿以足球队员名义送进耶鲁。5月1日,外媒披露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行贿650万美元将其女赵雨思包装成帆船运动员送入斯坦福大学。赵雨思已被斯坦福开除。

  资料显示,步长制药主要从事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涉及心脑血管疾病中成药领域,也覆盖妇科用药等其他领域。

        步长制药遭“起底”

  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花650万美金送女儿上斯坦福大学被开除”丑闻事件引起了舆论关注。由此,也促使大量媒体介入步长制药的“历史黑料”报道。

  1、步长制药多次卷入行贿受贿案

  据媒体称,裁判文书网显示,2015年至2018年,步长制药至少七次卷入行贿受贿案中。2002年,郑筱萸利用职务便利,为步长制药申报的“脑心通胶囊”从地方标准升级为国家标准提供帮助,收受赵涛父亲原步长制药集团董事长赵步长行贿的1万美元。

  另有公开报道显示,2016年上杭县溪口镇卫生院药房负责人黄某、上杭县稔田镇卫生院院长温某、上杭县茶地乡卫生院院长陈某因收受步长制药业务员的药品回扣被判受贿罪。

  2、销售费高达80亿

  步长制药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营收136.65亿元,销售费用达80.36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高达58.81%,远超出同行。而且,这80亿元销售费用中,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占比93.15%,金额高达74.85亿元。步长制药的年报中没有披露这些“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的具体流向。

  证券日报早前的一篇报道提及,步长制药创办之初,公司的月回款仅有8万元。1994年时,步长制药开始着手打局部广告。当时赵涛亲自到哈尔滨坐镇一个月,花了200万元的广告费,之后企业的月回款达到了200万元。广告的刺激让步长制药的年收入翻倍式增长。1994年,步长制药的总收入为500万元,而到了1995年前6个月,公司的销售额就达到了2000万元,全年销售额达到5000万元。1996年,步长制药的销售额就达到了4亿元。

  这样的巨额销售投入,在步长制药的发展史中延续至今。

  “关联”中药注射液

  斯坦福大学招生舞弊案,意外牵出步长制药及其主打药品丹红注射液,中药注射液的安全性再度引起舆论关注。据南方都市报报道,2010年至2017年的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中,共有17种中药注射液被点名。其中“参麦注射液”、“清开灵注射液”、“双黄连注射液”被点名最多,均在每年中药注射剂不良反应的前十位中。

  根据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近年我国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中药占比约为16%左右。具体到中药不良反应/事件报告中,2015年至2017年的中药注射剂占比均超过五成,并有小幅上升的趋势。

  媒体人@王志安 发表的“开中药注射液缺德论”在微博上掀起一阵狂风暴雨。随着事件的进一步发展,中药注射液也引起了全国舆论热议。

  据新京报消息,近几年来,中药注射剂频繁出现药品安全事件:2006年,曾在临床中用于清热、解毒等鱼腥草注射液引起多例严重药品不良反应并出现数例死亡;2015年,江苏苏中药业生产的生脉注射液在广东引发多名患者不良反应;2017年9月,红花注射剂和喜炎平注射剂四批次药品在山东、新疆、甘肃等多地注射后出现十多例寒战、发热等不良反应,被原国家食药监总局紧急召回。

        中药注射遭舆论质疑

大量的医务人员站在中药注射剂“对立面”

  5月8日,医疗微信号“医学之声”发布微信文章称:通知,中药注射剂基层不能用了。

责任编辑:叶微

最火资讯

首页 | 要闻 | 图片 | 国内 | 文化 | 舆情 | 县域 | 教育 | 企业 | 旅游

版权所有:忻州互联网舆情中心 晋ICP备17010630号-1   联系方式:18295883981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