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logo
公告:

抖音快手造富记:有人月入六百万,有人挣扎前行

  一款APP能改变什么?

  “头部达人赚的钱和二线明星差不多。”一位中腰部以上的红人说。

  “明星找我们达人合作拍短视频、做直播,就是为了蹭流量。”一位MCN机构高层说。

  “我现在有27间工厂,1600多个员工,每年营业额三个亿。”一位直播电商红人说。

  据《后厂村7号》采访得知,截止九月底,快手日活接近2.5亿,抖音日活超3.2亿。而在营收方面,快手向400亿发起挑战,抖音剑指500亿。

  坐拥如此巨大流量而又急于变现的抖音快手,这对无数人来说意味着机遇,而且稍纵即逝。一种不无夸张的声音是,“如果错过抖音快手,你失去的不是机会,而是整整一个时代。”

  抖音、快手催生了一个新的商业生态,其情形,不亚于当初淘宝孕育了电商,微博催生了红人,微信带动了微商一样。有人说,这是一个短视频造富的时代,小小手机屏上,精彩纷呈,又光怪陆离。①

15秒成名,抖音第一代网红沉浮记

  “有段时间都要抑郁了”。说完这句话后,张欣尧蜷缩在椅子上,开始短暂放空自己。

  作为抖音第一代网红,他的事业眼下正在遭遇瓶颈。

  “一拍视频就严重掉粉,我不知道为什么掉,也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每天急得不行。”在接受《后厂村7号》采访中,张欣尧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开朗健谈的,只有谈到这个话题时,他显得有些沮丧。

  在抖音粉丝数量刚刚到8.7万的时候,张欣尧揣着2000块闯入北京寻找出路。此前,他在河南从事一份月薪1200元的舞蹈老师工作,组建舞团去美国比赛是他最初的梦想。

  “当时我住100块一天的八人宿舍,第一周700块就没了”,北京的消费水平是他从没有见过的。但好在舍友帮他接了一个私教课,教一个小艺人跳舞,赚了6000元。当时他想,等花完这笔钱就回家。那时是2017年5月。

  那时的日子有多苦呐,张欣尧调侃地说,“看到喜欢的衣服等要攒够钱才买,喜欢吃的东西也是等有钱了再吃。”

  没有任何征兆地,他在抖音上发布《要不要做我的女朋友》的视频,很快火遍全网。

(左:张欣尧)

  有人说,2017年的夏天,整个抖音里都是他。

  “我在三里屯逛街,不少人认出了我,我才知道自己有点小火了。”张欣尧说,抖音成就了他。而在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也成就了抖音。

  当时的张欣尧如日中天,抖音海报和TVC广告里出现的都是他,但凡抖音赞助的综艺,卫视的小年夜春晚,也会有他的身影。

  也正是这个时候,张欣尧接到了抖音第一单广告,赚了一万五,当时的他觉得自己是世界第一富翁,“原来拍视频还可以赚钱呀。”

  张欣尧开始玩抖音的时候,抖音还叫“A.me”,但他也仅仅是玩一下。

  那时抖音只是一个潮流青年的聚集地,并没有多少人关注这个软件。在这里,以张欣尧为代表的技术流的舞蹈视频备受欢迎。

  2018年春节,抖音火爆全国,成为全民级应用。根据抖音公布的官方数据,日活由不到4000万上升到了接近7000万。普罗大众开始涌入,张欣尧坦言有一种自己藏的宝贝被人发现的无措感。

  随之而来的,流量被分流,网红井喷,张欣尧发现自己被淹没在了人潮中,这让他一度很难受,没人能够长久不衰的道理他自然知道,但心态只能慢慢调整。

  费启鸣、刘宇宁、温婉以及同时期的代古拉K成为继他之后一夜爆红的达人。前两者已经转型成为艺人,温婉被封杀。和张欣尧同一时期崛起那批达人,很多已经淡出红人圈子。只有他这位“老人”还在坚挺着,迎接着一批批新人,又送走了一批批老人。

代古拉K抖音主页

  在看尽了圈子里的起起伏伏后,他明白了“流量这种东西很虚,没有作品的支撑,再高的热度,也支撑不了多久。” 现在他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具有大众知名度的代表作,可以是大爆的歌曲、某个电视剧中的经典的角色,一炮走红,实现低潮网红向娱乐圈明星的跨越。但是他也明白,在百舸争流的当下,机会哪能这么容易就有。

  现在的他除了依旧创作短视频,也在积极尝试很多领域,如,参加综艺、直播、商演等。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再怎么也不会比当初差吧。”张欣尧对《后厂村7号》说。

责任编辑:叶微
首页 | 要闻 | 图片 | 国内 | 文化 | 舆情 | 县域 | 教育 | 企业 | 旅游

版权所有:忻州互联网舆情中心 晋ICP备17010630号-1   联系方式:18295883981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