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logo
公告:

遇见,不说再见!山西今日关停两张报纸!

  2019年7月26日,有微博网友爆料称,山西《三晋都市报》7月27日起休刊。

  2019年7月25日深夜,对山西传媒业来说,注定是一个载入史册的难忘日子。山西两家媒体主办的报纸停刊的消息刷爆朋友圈。

  2019年,全国多家纸媒宣布了停刊消息。山西又一批纸质媒体完成了历史使命,退出历史舞台。

  不说再见、“谢谢,再见”、就此别过……类似的字没同一天出现在两份报纸的头版。

  其中有一句,是写给媒体人自己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相信自己的使命,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了解真相,不能坠入一个失真的世界。”

  10年后,冬天变得不可逾越。

  《三晋都市报》和《发展导报》,两家隶属于山西日报报业集团的都市类报纸,今天休刊了…

  众多记者朋友在朋友圈里晒出将于26日出版的《三晋都市报》和《发展导报》,两家隶属于山西日报报业集团的都市类报纸,在同一天发布休刊消息。无论是媒体从业人员,还是市民读者,对有它们陪伴的美好岁月,纷纷感怀。“感谢有你,记录一个时代,陪伴三晋父老度过难忘的美好时光。从今以后,耳边少了熟悉的舆论。”体会到“不在同日生,但在同日休”的悲壮。


  山西两家都市类报纸同日休刊,感谢读者一路陪伴20多年

  《三晋都市报》诞生于都市类报纸风行的改革大潮时期,已有22年历史,以舆论监督贴近民生服务社会,尤其在地市有着不小影响力,属于省内主流媒体。

  资深媒体人都知道,《三晋都市报》的前身为1995年5月7日创办的《山西日报·朝夕新闻》转变而来的。


  今天出版的《发展导报》在头版也发布休刊公告,内容如下:

  本报即日起休刊。

  自2019年7月27日起,停止所有以发展导报名义进行的采访、组稿或广告经营等活动;此前颁发的工作证停止使用,一律作废。

  已经订阅2019年《发展导报》的订户请与报社发行部联系办理退款手续。电话:(0351)4282940 4282934

  由此带来的不便,敬请广大读者谅解!

  特此公告

  发展导报社

  2019年7月26日

  此外,该报头版还发表题为《改革再出发》的文章,全文如下:

  改革再出发

  ——休刊致读者

  本报即日起休刊!

  我们感谢社会各界对本报的支持和帮助!感谢广大读者、作者和通讯员的关注和厚爱!并对由此而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1992年、27年、9855天、2523期…

  这些温暖而神奇的教字,见证这张独具精神气质报纸的发展历程,也记录了我们伟大的时代!

  一扇门关闭,一扇门必将打开。

  我们将带着理想和信念,相约在山西报业融媒体的平台上,以全新的姿态融入媒体融合发展的壮阔进程!我们将努力成为能写能讲能拍能录能制作的全媒体记者!我们将迎着明天的朝阳再次出发!

  我们的改革是主动的,而不是被动的;

  我们的选择是自觉的,而不是盲目的!

  顺其势而兴,逆之则衰。历史如此,时代如此,行业亦然!

  传统媒体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和机遇,推动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做大做强主流舆论,是时代发展的需要,也是文化体制改革的需要!改革是转型是创新更是突破!我们要因势而谋、应势而动、顺势而为!

  惜别情亦真,回首再出发!

  不离不弃的读者、披星戴月的印刷师傅、四季奔波的投递员和这张报纸息息相关的每一个人,都将留在我们的记忆中!也必将和这张曾经辉煌的报纸一同载入山西报业的史册!

  回望过去,我们无愧时代!

  面向未来,我们满怀信心!

  我们信念坚定,理想之火不熄!

  本报编辑部

  2019年7月26日

  公开资料显示:《发展导报》是山西日报报业集团主管主办的一张以发展为主题的周二刊报纸,创刊于1992年10月,国内统一刊号(CN14-0057),周二刊,原为山西省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创刊时为山西省发展计划委员会)机关报,后并入山西日报报业集团。

  《发展导报》曾是改革开放政策宣传的前沿阵地,观点犀利前瞻,在国内占有显著地位,后转型为都市类报纸,已有27年历史。

  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迅猛发展,传播阅读方式向新兴媒体工具手机端倾斜,靠市场经营广告收入支撑新闻采编的都市类报纸,受到空前挑战,运营成本居高不下,入不敷出面临生存危机。

  信息传播方式发生巨大变革,媒体在寻求转型过程中,寻求其他传播方式,减少或停止纸质报刊发行,休刊早已不是新鲜事。奔跑了二十多年的都市类报纸,即将与读者告别,公众流露怀恋之情。《三晋都市报》刊登整版休刊启事,感谢读者一路陪伴成长。《发展导报》刊登休刊词,称此为因谋而变、顺势而为,感谢所有员工、印刷厂师傅和广大读者。

  延伸阅读:

  是否到了该全面抛弃新闻纸的时候了?这个疑问像咒语一般萦绕心头。

  作者 | 丁鳗

  来源 | 媒通编辑部

  1

  这年头,新闻纸没有多少新鲜事,哪怕有点风吹草动,也无外乎是变更期刊、缩版停刊……

  今晨,山西日报报业集团旗下的三晋都市报和发展导报均在头版宣布明日起休刊、停更。三晋都市报的宣告被编辑部用小小的版块刻记在头版版面的右上角。发展导报则用了一个头版,来宣告自己改革再出发的志愿。

  三晋都市报是山西日报报业集团所属子报之一,正式创刊于2000年,是山西省第一张省级综合性都市类报纸。 主打山西全省,并覆盖与山西交界的陕蒙豫冀部分县市。深度报道和时评是三晋都市报曾经主攻的两大品牌。

  《发展导报》是山西日报报业集团主管主办的一张以发展为主题的周二刊报纸,创刊于1992年10月,它也是山西省唯一一张定位为具有学术性、权威性和前瞻性的高端报纸,立足山西,面向全国发行,在国内具有一定知名度和影响力。

  这两张报纸生命周期的起始与终结,是国内诸多报刊发展轨迹的缩影。纸媒,这个群族苦苦求索,或生或死,尽悬一线。东方网总裁、总编辑徐世平早前曾经呼吁,现在的纸质媒体,应该早关早好。今年行至年中,很快将面临报刊大发行的时节,很多报刊面临退和进的艰难选择,我们可以预知的是,今年发行将遇到历史最难时刻,山西日报报业集团两家报纸在巨大的生存压力下,选择休刊停更,止损减亏,是无奈之举,也是“正确”的选择。

  今年,绝大部分的纸媒和电视日子更加煎熬。对于纸媒起家的媒体机构,到了该全面抛弃新闻纸的时候了。这不是一句咒语,而是一个必然选择。

  2

  关于这个话题,媒通社(ID:mts1000)曾在两年前发表过一篇题为《离开那张新闻纸,媒体融合终将死路一条》的文章,力证新闻纸的价值,并指出“纸媒不是不能死,但那些死去的纸媒,应该像一个斗士一样死去,而不是在一夜之间,被雨打风吹去”。

  然而,时移世易,趋势难逆。纸消人散的例证太多太多,而上报抛开东方早报后树立的“澎湃”典范又如此具有说服力,甩掉包袱后,澎湃新闻快速发展。当然,我们可以说它在根本上继承了新闻纸的意志。

  新闻纸的意志与新闻纸不是一回事,就像骑兵连的意志和骑兵连不是一回事。骑兵连的意志可以学习,可以长存,而骑兵连却没有必要。或许,我们是时候考虑或正在放弃“骑兵连”了。

  报业江湖一半海水,一半火焰。早一点放弃,新生或者死亡;晚一点放弃,沉沦或者毁灭。

  3

  现阶段,市场化报纸的媒体融合,理论上是将报纸、互联网平台的采编作业有机结合起来,资源共享,集中处理,但本质上绝大多数都是在去纸媒化。

  报业集团层出不穷的融合产品,譬如资讯类APP、公众号矩阵、短视频平台等,以及应接不暇的技术工具,譬如可视化数据、智能算法等,不仅未能有效联动纸质端,而且在加剧脱节。

  往往,融合转型越彻底的市场化报纸,其传统媒体气质越低。因为最终培养的是移动端的用户习惯,提升的是移动端的产品影响力,与报纸品牌息息相关,却与纸无关。

  一定程度上,新闻纸的确已经对报业构成较大负担。第一表现为,新闻纸价格逐年上涨导致的成本激增;第二表现为,报业集团的核心利润早已不源于报纸;第三表现为,办报者的布局重心逐渐向新兴平台和新兴技术偏移;第四表现为,报业集团在整合过程中纷纷选择将旗下报纸缩刊减版或直接关停。

  基于这些,无论是在形式、实务还是影响力上,去纸媒化都是看得见的趋势。不仅读者离报纸越来越远,办报者对新闻纸的关注也在下降,相较于新形态的发展,纸质版某种意义上是掉队的。

  4

  白纸黑字的信徒无法接受新闻纸的消亡,原因可能有多种,其能彰显主流价值,承载舆论引导意义,代表权威公信力,以及凝聚人心等。

  但仅就面临生存危机的市场化纸媒而言,未来将上述使命转移到新兴平台上也未尝不可。

  一个重要原因是,今时今日,我们的用户更为彻底地丧失了看报的习惯。

  人民日报社前副总编辑卢新宁曾提到:中国的融合发展,与西方国家不同,决定我们未来的,不是什么“商业模式”,而是“价值模式”;检验我们是否成功的,不是什么盈利能力,而是舆论引导能力。

  从这一维度考量,用户阅读习惯的改变,导致了新闻纸的传播价值与舆论引导能力大打折扣,那么,继续赋予一张纸这么大的意义,很可能是一种一厢情愿的行为。

  而如果从商业维度出发,基本逻辑应该是,用户在哪里,市场就在哪里。媒体融合是一个重新发现用户和市场的过程,若以此为前提,纸质版存在的必要性同样令人犹疑。

  5

  经过五年探索,上报集团已经从一家以报刊为主的传统报业集团,开始转变为拥有网站、客户端、微博、微信公众号、手机报等新媒体形态,新媒体收入占据半壁江山的新型主流媒体集团。

  上报集团的转型几乎是整个传媒业进行媒体融合的缩影,其从传统报业集团转变为新型主流媒体集团,很大程度上是通过打造新型传播平台的方式完成的。例如澎湃新闻和界面新闻,为报业集团或单一报纸转型提供了形态范式。

  借此,我们希望阐明的是,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不是取代关系,而是迭代关系。过去做传统媒体的那一套专业理念仍在,媒体人心中的理想仍在,报纸的品牌价值仍在,那么舍弃一个旧的载体,并不意味着背道而驰或洪水猛兽。

  从大趋势来看,报纸必然告别大众时代,失去公共性,成为小众读物;从小趋势来看,伴随读者和广告源枯竭的进程加速,报纸出版成本已经高到难以为继,继而从成本危机转化为意义危机。勉强维持甚至亏本维持的情况或许还会继续一段时间,但不会太长。

  理性地讲,放弃报纸只是时间问题,是长痛不如短痛的问题,是重建未来感的问题。(编前会 媒通社 山西信息 晋特事)

责任编辑:六六
首页 | 要闻 | 图片 | 国内 | 文化 | 舆情 | 县域 | 教育 | 企业 | 旅游

版权所有:忻州互联网舆情中心 晋ICP备17010630号-1   联系方式:18295883981

电脑版 | 移动版